医院领导被指冒领抗疫补助:医院纪委书记不再纳入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专家默林·乔科万认为,在美国历史上,仇外心理长期与公共卫生话语交织,传染病常常被笼统地与“外来者”群体相联系。这种污名化错误倾向,还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例如20世纪20年代的纽约就以“病菌与墨西哥裔、华裔、非裔人群之间的联系”来为种族隔离政策做辩护。

在此之前,加拿大已经禁止绝大多数国外人士入境,对从国外回来的本国公民强制实行为期14天的自我隔离。对国内旅行的限制,仅限于一些地方政府,联邦政府宣布这样的措施,还是第一次。美国历史上,公共卫生危机发生的同时,往往伴随着针对特定族裔和国家的污名化现象,并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分析人士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一些政客采取“甩锅”、卸责的做法,对美国防控疫情没有丝毫帮助,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的合作呼声相违背。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抗击疫情,才是当下唯一正确的选择。

2014年,时任佐治亚州联邦众议员菲尔·金格雷致信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称跨越美墨边境的移民可能携带登革热、埃博拉、肺结核等致命疾病,可能给美国带来流行病。信件一经曝光,引发了激烈批评。但是,金格雷的言论依然在一些反移民网站上广泛传播,被用来佐证与埃博拉疫情相关的谣言。金格雷反而借此捞取了更多政治资本。

许多分析指出,恰如纳瓦罗这番言论所显示,美国一些政客之所以热衷于在疫情问题上污名化他国,并非因为科学常识不足,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是一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在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却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算计所掩盖”。《华盛顿邮报》写道,使用污名化称谓,是为了转移人们对联邦政府未能在早期有效应对疫情的注意力。

沙特本月曾表示,已指示国家石油公司阿美(Aramco)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以创纪录的1230万桶/日的速度供应原油,并从5月起出口超过1000万桶/日。

在油价大幅下跌之际,沙特暗示与俄罗斯的价格战并未出现转机。上周五,沙特表示,尽管美国表示要介入,以迫使双方结束价格战,但沙特并未与俄罗斯就稳定石油市场进行谈判。

沙特阿拉伯能源部官员周一表示,沙特阿拉伯计划从5月起将其石油出口量提高到每天1060万桶,因为国内石油消耗有所减少。

在沙特阿美大幅削减官方售价(OSPs)以刺激需求后,沙特石油出口有望在4月增加,但由于新冠疫情蔓延和运费飙升导致需求骤减,目前看来出口量不太可能出现大幅增长。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社会普遍希望各国加强合作,此类“甩锅”做法与携手抗疫的呼声背道而驰。日前,在与美国新闻主播法里德·扎卡利亚对话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即表示,“必须让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来对付这种病毒”。

20世纪80年代,一些美国人又错误地将海地人同艾滋病传播挂钩。2009年,H1N1(甲型)流感暴发,许多生活在美国的墨西哥人和其他拉美裔很快就被一些政客污蔑为病毒“源头”和携带者。然而,此后有证据显示,艾滋病和H1N1(甲型)流感疫情的一些最早病例其实出现在美国。